申通香港 張丹 鄧鑫妮 發自北京

  股權對於老闆劉江,也許是給外人看的“面子”,他更看重“裏子”。

  劉江為人低調,在股權持有上也一直比較隱祕。他善於用代持人來“遠程”掌控股權,待到資本收割時,一番騰轉挪移浮出水面。

  和泓服務(06093.HK)的操作路徑就大有此意,臨上市前,劉江逐漸將代持者的股權過户到自己名下,成為走到台前的實控人。

  而收攏股權的劉江,為了給和泓服務集資擴規模,不惜再以股權相讓。

  1月14日,和泓服務擬配售8000萬股,融資淨額約1.576億港元,這筆錢將全部用於收購其他物業管理公司。

  劉江在和泓服務的股權被稀釋8.52%,去年6月的配售,他的股權已被稀釋了11.52%。

和泓服務流血配股“圈地”,

  若配售完成,承配人獲得14.29%股權,劉江、其他公眾的持股比例隨之減少,其中劉江(全資擁有BrilliantBrother Group Limited)的股權從59.67%調整至51.15%,其他公眾的股權則從40.33%下調為34.56%。

  距離上一次不過半年,再次啓動配售。上市之後的和泓服務,收併購在不斷加速,下半年更是“一月一次併購”。不過,激進擴充規模之下,資金面已顯露出“難色”。

  “要錢”輸血擴規模  

  “擴大管理規模是核心戰略”規模意味着收入,和泓服務深知這一點。

  上市之前,和泓服務就將51.8%的募資用於收購其他物業公司。上市之後,和泓服務在規模擴充上持續加碼。

  去年從9月份開始,3個月進行了5筆收購。這5筆收購,和泓服務前後共花費超1.1億元。在當年6月,和泓服務完成配售所得款項淨額約1億港元(約8357萬元),其中有多少用於收併購未可知。

  而即使這些錢全部用於收購,也難完全填平。此次配售的8000萬股,佔配售前已發行股本的16.67%,配售價2港元/股,折價約10.31%。

  業界常用“蚊型”來形容和泓服務的規模。上市之前,規模增速持續放緩,2019年在管面積664.4萬平方米,增速三連降為4.68%。

  進入去年下半年,和泓服務一改“温吞”的外擴步伐。下半年5次併購為它提供超一倍的面積增長。

和泓服務流血配股“圈地”,

  據申通香港瞭解,2020年年初,和泓服務合約面積約820萬平方米。截至去年底,和泓服務的合同建面2710萬平方米,較年初增長230%;在管面積2040萬平方米,較年初增長209%。

  收入“虛胖”

  與其他物企路線相似,和泓服務意欲擺脱“對母依賴症”,加快第三方管理面積。

  截至上半年,其管理項目數量由年初的36個增加至87個,來自第三方地產開發商的訂約建面佔比為35.3%。

  規模擴充,支出增加,而和泓服務的內生資金顯露出疲態。

  去年上半年,和泓服務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大幅減少,為-2313.3萬元,同比大跌524.54%。

  從新三板退市的泓升股份(和泓服務前身),一年多之後投身港交所,上市後交出的首份“成績單”就不太理想,出現增收不增利。2019年,營收較去年增長10.71%,淨利潤同比下跌18.3%。

和泓服務流血配股“圈地”,

  收入增長的同時,成本消耗也不低,這也是淨利潤下跌的原因之一。數據顯示,和泓服務2019年銷售成本從1.44億上漲至1.64億,應收賬款則從0.21億上漲到0.39億。而在2020年中報中,銷售成本上漲至1.06億,應收賬款上漲到1.25億。

  2020年上半年,和泓服務出現營收、利潤雙增,但這增長更像是“虛胖”,大多還未轉化為可用資金。申通香港此前曾對財報進行解讀,截至6月30日,這1.25億元中,貿易應收款佔比超七成,其他應收款約佔三成。

  貿易應收賬款約9千萬,其中第三方貿易應收款為8853萬元,所佔比重98%,半年新增5242萬元,是當期利潤的約2.5倍;來自關聯方的應收款2295萬元,佔比雖較低,但增幅可觀,較年初增幅達到4.6倍。

  “計劃動用上市所得款項淨額約3450萬元,連同內部資金來源,用於收購擴張。”上市之後的第一筆收購,就花掉了約2959萬元,所得淨款不足500萬元。

  半年內兩次啓動配售,向外求“血”擴規模。截至去年上半年,和泓服務手握現金2.97億元,流動負債2.10億元。